缘枝

垃圾中的战斗机

老司机,无所畏惧。完结。

7.【Spet.first.】(汉姐视角)
  爱是什么?
  我曾多次问过自己。
  小学时的我,还很幼稚。一度认为爱是很美好的东西,向往着那些爱情故事。
  认定男主和女主就是标配,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女二男二统统浮云。
  后来逐渐长大,意识到“爱”没有小时候的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成人的故事里没有爱,只有“合适”。
  “得了吧,你以为世上到处都是纯爱小说吗,我不想跟那个人结婚,然而我已经28了。 ”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的表姐曾对我这样说。
  于是年少的我,偏激地将爱称为“荷尔蒙分泌的产物。”
  对于班上早恋的同学,我向来是嗤之以鼻。现在能在一起,只是因为是同学而已,天天都能见到,可是以后呢?以后早晚会分开。
  这样的想法,在初三,就被我亲自打破了。
  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一个人。
  ——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好友。
  是个非常活泼的家伙,花样作死小能手。逗比的外表下,其实是个很睿智的人,而且文采也很好。
  她是人群里的焦点,是比“星星”这个名字还要耀眼的人。
  唯一令我不爽的,就是她那高超的撩妹技能,从八十岁老太到八岁萝莉,她一个都不放过。
  我曾猜想,这厮上辈子绝对是一个花花公子。
  我也曾骂过她,早晚背上“渣男”名号,死在哪个妹子手上。
  后来她就真的死了,死法跟我说的一样。
  其实我知道的,虽然她一直不着调,但她是个专一的人。
  有次她撩妹以后,我曾凝视过她的眼睛,想看看她有没有心虚,对我,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我看到,她琥珀色的眸子里,只映出我一个人的身影。
  还有她温柔的眼神,只在面对我的时候才会出现。
  于是我知道,她是真的喜欢我。
  8月28日,是一切不幸的初始点。那一天,她坠楼了,而我当时正站在楼下。
  看着她的尸体,我僵住了,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冷的像冰渣。
  我就像断了线的木偶,完全动弹不得。
  血在地上蔓延着,晕开一朵异常艳丽的花。我看着这猩红的颜色,一阵晕眩,失去了意识。
  在最后清醒的几秒里,我看到,天台上的少女,纯白的裙子上沾染着些许红色。
  她也看到了我,并冲我扬起甜美的笑容。
  少女的面孔我无比熟悉。我,阿星,她,三个人相识十年,几乎共同度过三千多个日夜。
  她是洪妹。
  很久以前,我就发现她也喜欢星星。而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杀死星星。她恨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几个小时以后,我从昏迷中清醒了。
  我起身,发现洪妹正坐在我的病床边,削一个苹果。
  “为什么要杀了她?”
  “我也不想这么做的啊。”
  “那时候,我问星姐,汉姐和我,你会选择哪一个?”
  “从没见过星姐那样不知所措的表情呢。”她明明是在笑着,可我却感到胆寒。
  “她跟我说,对不起。”
  “我一下子就失去理智了。”
  “后来,自己干了什么,也就都不知道了。”
  “星姐她,明明是有能力躲开的。”
  “可是呢,她怕我会伤到自己,所以犹豫了。”
  “就是这短暂的犹豫害了她啊。”
  “不过,这也能够证明,起码我在星姐心里,还是有一席之地的吧。”
  “其实呢,我想杀死的人,是你或我啊。”她脸上的笑容收敛了,露出一种阴暗的神色。
  “是我们害了她。”说着,她手里原本完美地削成一整条的苹果皮,突然断掉了。
  “诶……真是的,看来我的技术还是不行吗?”
  “看不到镜子里的爱人了呢。”
  我别过脸,不去看她,她已经疯了。
  “汉姐你,不愿意与我说话吗?一直沉默着呢。”
  “真没办法啊,那我就告辞了。”她站起身,把之前削苹果的刀放进上衣口袋里,向外走去。
  光线在刀片上汇聚然后反射,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定睛一看,发现上面沾有几点红色印迹。
  那就是凶器了。
  但我不想报案。
  我们三个是相识十年的友人,从小一起长大。更何况……星星也选择保护她。
  于是我选择了缄默,我跟警察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刚好路过。
  第二天,参加葬礼的时候,穿着黑色长裙的星星,站在我面前。
  张扬美好的笑容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苍白忧愁的面孔。
  我说,我恨你。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恨你抛下我一个人。
  她一言不发,曾经满载着星辰大海的黑色双眸里,净是悲哀。
  她的心,也很痛啊。
  可我还是说出了伤人的话。
  9月1日,她走了。
  前一天发生的事,让我的头脑还处于混乱之中。
  直到她说,“对不起,下辈子吧。”
  手链坠地的清脆响声让我如梦初醒。
  破碎的手链好像砸在了我的心上,玻璃渣把我的心扎成筛子。
  疼。
  真的……很疼啊。
  纵然我竭力想要将那句“带我走。”说出口,但我忍住了。
  爱情不是生活的真谛。
  我本来……不该盲目地追逐这种虚幻的泡沫。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啊。
  现在,明明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可是你却……?
  眼泪,彻底的止不住了。
  啊啊,再也不会好了。
  再也不会好了——那颗被扎成筛子的心。
  等待着我的,只有行尸走肉般的人生。
  我抬起头,对着她的残影,想要再说些什么。
然而当我望向她的时候,却看到了足以让我心跳停止的东西。
  她的身后有一个不该存在的影子。
  ——洪妹。
  那个女孩惨淡的笑着,嘴角扬起怪异的弧度,站在阿星背后,和阿星一起消失了。
  ……啊。
  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太可笑可不是吗?
  被抛下的是我。
  付出了一切又一无所有的人,是我。
  从此再无归真之日。

  星星——真*人生赢家。
  洪妹——捅错人的病娇。
  汉姐——被ntr。
  其实是这样的一个故事:汉星洪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到了初中汉姐发现自个喜欢星星,星星也喜欢汉姐,然而同时洪妹也喜欢星星。
  高考完以后互相喜欢的双方在一起了。
  被抛弃的洪妹说,呵呵去你妹的,说好的三人组和把我给撇了。于是向星星告白,星星说拒绝,然后洪妹一怒之下捅了星星。
  之后洪妹去教堂忏悔,但是不咋成功。后来在星星的葬礼上,星星回来了,跟汉姐人鬼情未了,结果洪妹看见了,说你都他nia的死了,还想跟她在一起。
  于是洪妹又怒捅了自己。星星大惊失色,发短信去call汉姐,汉姐很给力,去救了洪妹。
  之后星星消失啦,而抢救无效的洪妹在死者的世界一直缠着星星。
  全剧终。
  嘛,人生就是这样狗血,你以为已经够糟了,不会有更大的打击。然而命运姑娘不屑一笑说娃,图样图森破,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我厌恶这样的世界,我也被许多人厌恶。
  所幸我有江淮,(本人其他文各种设定里的亲女儿)我以她为信仰,所以我无所畏惧。
  修文完毕开开森♪~(´ε` )
                            ——2016.12.3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