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枝

垃圾中的战斗机

依然搞事系列,哥哥们,赏脸啊,我这篇无明显攻受的

5【Aug.31th】(汉姐视角)
  “嘀”
  从教堂回去的路上,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洪妹来了我家,大概会做些出格的事,速来。
                                        ——星星
                        2016.9.1  21:32
  糟糕!要出事了!洪妹她……现在……已经疯掉了。
  可是……我真的要去么?
  我很清楚,阿星的死,与她脱不了干系。
  然而,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我也无法做到弃之不顾。
  只有这一次,再帮她一次。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心中的想法确立以后,我迅速出门,我家离星星家很近,只有几百米的距离而已。
  等我匆忙赶到,打开门后,就看到洪妹无力地倒在地上。她的腹部血流如注,旁边还有一把染了血的匕首。
  明明应该是非常痛苦的,可她的表情却非常安详,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就像睡着了一样。
  真讨厌啊。
  你们一个个,都是那种把痛苦抛给别人的家伙。
  阿星站在一旁,低着头,昏暗的灯光下,我没有看清她的表情,但我知道她的心情已经不能再糟。
  我确信这不是她干的,她不会伤害洪妹。生前如此,死后也是如此。
  我迅速打了120,或许不够及时,但是还好,早在来之前,我就报过警了。
  三五分钟以后,警察就到了。
  “她还活着!请救救她!”
  警察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被带去警察局,而洪妹被送去了医院。
  我跟着警察去做了笔录,他们对我很是怀疑,但奈何化验出来后,匕首上的指纹是洪妹自己的。
  “你不是28号那天的那个目击者吗?”有个警察突然惊诧地问我。
  “嗯……”我简述了我们三人间的纠葛,但没有提起最近几天关于星星的事。
  自然也没有提起那条短信。
  洪妹的档案上有精神病史,再加上指纹的证据,我的嫌疑抹去了不少。
  大约十二点的时候,我离开了警察局。
  真累。
  回到小区,我不想回到家里,而是登上了楼顶的天台。星星就跟在我身后。
  一抬头,漆黑夜空一望无际,明亮的月光不复,繁星也不知所踪。
  长夜漫漫,何时才能再次迎来曙光。

 
【敷衍的过渡,好吧我也讨厌我自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