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枝

垃圾中的战斗机

其实我的真女神是秦姐。
我爱延秦爱兰秦爱咸秦←逆cp也可以接受,毕竟跟我站一队的不多。
——好吧,我是厚颜无耻的all派。
我也爱华中三角组,爱宁杭,爱莫京,爱京沪,爱烟台威海,爱呼和浩特/太原。←我连家乡君的cp都不知道。
本人祥子,没错骆驼祥子的祥子。有共同喜欢的cp的搭个伴呗♪~(´ε` )

老司机,无所畏惧。完结。

7.【Spet.first.】(汉姐视角)
  爱是什么?
  我曾多次问过自己。
  小学时的我,还很幼稚。一度认为爱是很美好的东西,向往着那些爱情故事。
  认定男主和女主就是标配,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女二男二统统浮云。
  后来逐渐长大,意识到“爱”没有小时候的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成人的故事里没有爱,只有“合适”。
  “得了吧,你以为世上到处都是纯爱小说吗,我不想跟那个人结婚,然而我已经28了。 ”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的表姐曾对我这样说。
  于是年少的我,偏激地将爱称为“荷尔蒙分泌的产物。”
  对于班上早恋的同学,我向来是嗤之以鼻。现在能在一起,只是因为是同学而已,天天都能见到,可是以后呢?以后早晚会分开。
  这样的想法,在初三,就被我亲自打破了。
  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一个人。
  ——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好友。
  是个非常活泼的家伙,花样作死小能手。逗比的外表下,其实是个很睿智的人,而且文采也很好。
  她是人群里的焦点,是比“星星”这个名字还要耀眼的人。
  唯一令我不爽的,就是她那高超的撩妹技能,从八十岁老太到八岁萝莉,她一个都不放过。
  我曾猜想,这厮上辈子绝对是一个花花公子。
  我也曾骂过她,早晚背上“渣男”名号,死在哪个妹子手上。
  后来她就真的死了,死法跟我说的一样。
  其实我知道的,虽然她一直不着调,但她是个专一的人。
  有次她撩妹以后,我曾凝视过她的眼睛,想看看她有没有心虚,对我,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我看到,她琥珀色的眸子里,只映出我一个人的身影。
  还有她温柔的眼神,只在面对我的时候才会出现。
  于是我知道,她是真的喜欢我。
  8月28日,是一切不幸的初始点。那一天,她坠楼了,而我当时正站在楼下。
  看着她的尸体,我僵住了,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冷的像冰渣。
  我就像断了线的木偶,完全动弹不得。
  血在地上蔓延着,晕开一朵异常艳丽的花。我看着这猩红的颜色,一阵晕眩,失去了意识。
  在最后清醒的几秒里,我看到,天台上的少女,纯白的裙子上沾染着些许红色。
  她也看到了我,并冲我扬起甜美的笑容。
  少女的面孔我无比熟悉。我,阿星,她,三个人相识十年,几乎共同度过三千多个日夜。
  她是洪妹。
  很久以前,我就发现她也喜欢星星。而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杀死星星。她恨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几个小时以后,我从昏迷中清醒了。
  我起身,发现洪妹正坐在我的病床边,削一个苹果。
  “为什么要杀了她?”
  “我也不想这么做的啊。”
  “那时候,我问星姐,汉姐和我,你会选择哪一个?”
  “从没见过星姐那样不知所措的表情呢。”她明明是在笑着,可我却感到胆寒。
  “她跟我说,对不起。”
  “我一下子就失去理智了。”
  “后来,自己干了什么,也就都不知道了。”
  “星姐她,明明是有能力躲开的。”
  “可是呢,她怕我会伤到自己,所以犹豫了。”
  “就是这短暂的犹豫害了她啊。”
  “不过,这也能够证明,起码我在星姐心里,还是有一席之地的吧。”
  “其实呢,我想杀死的人,是你或我啊。”她脸上的笑容收敛了,露出一种阴暗的神色。
  “是我们害了她。”说着,她手里原本完美地削成一整条的苹果皮,突然断掉了。
  “诶……真是的,看来我的技术还是不行吗?”
  “看不到镜子里的爱人了呢。”
  我别过脸,不去看她,她已经疯了。
  “汉姐你,不愿意与我说话吗?一直沉默着呢。”
  “真没办法啊,那我就告辞了。”她站起身,把之前削苹果的刀放进上衣口袋里,向外走去。
  光线在刀片上汇聚然后反射,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定睛一看,发现上面沾有几点红色印迹。
  那就是凶器了。
  但我不想报案。
  我们三个是相识十年的友人,从小一起长大。更何况……星星也选择保护她。
  于是我选择了缄默,我跟警察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刚好路过。
  第二天,参加葬礼的时候,穿着黑色长裙的星星,站在我面前。
  张扬美好的笑容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苍白忧愁的面孔。
  我说,我恨你。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恨你抛下我一个人。
  她一言不发,曾经满载着星辰大海的黑色双眸里,净是悲哀。
  她的心,也很痛啊。
  可我还是说出了伤人的话。
  9月1日,她走了。
  前一天发生的事,让我的头脑还处于混乱之中。
  直到她说,“对不起,下辈子吧。”
  手链坠地的清脆响声让我如梦初醒。
  破碎的手链好像砸在了我的心上,玻璃渣把我的心扎成筛子。
  疼。
  真的……很疼啊。
  纵然我竭力想要将那句“带我走。”说出口,但我忍住了。
  爱情不是生活的真谛。
  我本来……不该盲目地追逐这种虚幻的泡沫。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啊。
  现在,明明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可是你却……?
  眼泪,彻底的止不住了。
  啊啊,再也不会好了。
  再也不会好了——那颗被扎成筛子的心。
  等待着我的,只有行尸走肉般的人生。
  我抬起头,对着她的残影,想要再说些什么。
然而当我望向她的时候,却看到了足以让我心跳停止的东西。
  她的身后有一个不该存在的影子。
  ——洪妹。
  那个女孩惨淡的笑着,嘴角扬起怪异的弧度,站在阿星背后,和阿星一起消失了。
  ……啊。
  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太可笑可不是吗?
  被抛下的是我。
  付出了一切又一无所有的人,是我。
  从此再无归真之日。

  星星——真*人生赢家。
  洪妹——捅错人的病娇。
  汉姐——被ntr。
  其实是这样的一个故事:汉星洪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到了初中汉姐发现自个喜欢星星,星星也喜欢汉姐,然而同时洪妹也喜欢星星。
  高考完以后互相喜欢的双方在一起了。
  被抛弃的洪妹说,呵呵去你妹的,说好的三人组和把我给撇了。于是向星星告白,星星说拒绝,然后洪妹一怒之下捅了星星。
  之后洪妹去教堂忏悔,但是不咋成功。后来在星星的葬礼上,星星回来了,跟汉姐人鬼情未了,结果洪妹看见了,说你都他nia的死了,还想跟她在一起。
  于是洪妹又怒捅了自己。星星大惊失色,发短信去call汉姐,汉姐很给力,去救了洪妹。
  之后星星消失啦,而抢救无效的洪妹在死者的世界一直缠着星星。
  全剧终。
  嘛,人生就是这样狗血,你以为已经够糟了,不会有更大的打击。然而命运姑娘不屑一笑说娃,图样图森破,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我厌恶这样的世界,我也被许多人厌恶。
  所幸我有江淮,(本人其他文各种设定里的亲女儿)我以她为信仰,所以我无所畏惧。
  修文完毕开开森♪~(´ε` )
                            ——2016.12.3

再搞一次就完结

6【Step.first.】(星星视角)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空中出现一抹鱼肚白。我知道,这是黎明将至的标志。
  在这短暂的黎明后,我就要坠入无边的黑暗。
  “我该走了。”我说。
  她没有回应。
  “对不起。”
  “下辈子吧。”
  我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了,如同那个化为泡沫的人鱼公主。
  手链从我手腕上掉落。
  “砰——”
  它在地上摔得粉碎。
  正如我那颗破碎的心。
  “我恨你留下我一个人。”
  “但我会一直等着你。”她说,“我爱你。”
  “嗯。”
  “我也是。”
  再见了,汉姐。我相信,即使你一个人,也能生活的很好。
  因为我知道,在我们三个人里,你才是看得最通透的那个人。
  一切是应该结束了。
  当然,如果忽略掉此时此刻,站在我身后的那个人的话。
  她回来了。

(下一章结尾高能预警)

依然搞事系列,哥哥们,赏脸啊,我这篇无明显攻受的

5【Aug.31th】(汉姐视角)
  “嘀”
  从教堂回去的路上,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洪妹来了我家,大概会做些出格的事,速来。
                                        ——星星
                        2016.9.1  21:32
  糟糕!要出事了!洪妹她……现在……已经疯掉了。
  可是……我真的要去么?
  我很清楚,阿星的死,与她脱不了干系。
  然而,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我也无法做到弃之不顾。
  只有这一次,再帮她一次。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心中的想法确立以后,我迅速出门,我家离星星家很近,只有几百米的距离而已。
  等我匆忙赶到,打开门后,就看到洪妹无力地倒在地上。她的腹部血流如注,旁边还有一把染了血的匕首。
  明明应该是非常痛苦的,可她的表情却非常安详,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就像睡着了一样。
  真讨厌啊。
  你们一个个,都是那种把痛苦抛给别人的家伙。
  阿星站在一旁,低着头,昏暗的灯光下,我没有看清她的表情,但我知道她的心情已经不能再糟。
  我确信这不是她干的,她不会伤害洪妹。生前如此,死后也是如此。
  我迅速打了120,或许不够及时,但是还好,早在来之前,我就报过警了。
  三五分钟以后,警察就到了。
  “她还活着!请救救她!”
  警察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被带去警察局,而洪妹被送去了医院。
  我跟着警察去做了笔录,他们对我很是怀疑,但奈何化验出来后,匕首上的指纹是洪妹自己的。
  “你不是28号那天的那个目击者吗?”有个警察突然惊诧地问我。
  “嗯……”我简述了我们三人间的纠葛,但没有提起最近几天关于星星的事。
  自然也没有提起那条短信。
  洪妹的档案上有精神病史,再加上指纹的证据,我的嫌疑抹去了不少。
  大约十二点的时候,我离开了警察局。
  真累。
  回到小区,我不想回到家里,而是登上了楼顶的天台。星星就跟在我身后。
  一抬头,漆黑夜空一望无际,明亮的月光不复,繁星也不知所踪。
  长夜漫漫,何时才能再次迎来曙光。

 
【敷衍的过渡,好吧我也讨厌我自己。

搞事系列四,长的帅的人都看了

4【Sept.first.】(洪妹视角)
  我知道她一定在这里。
  那天在教堂里,我躲起来,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我了解她,只要她没有离开,就一定回到了家里。
  我轻轻叩响了她家的门。
  “我知道你在这里,星姐。”
  门没有开。
  “诶,不开门吗?”我故作惊讶,“那只好我自己打开了。”
  我拿出很久以前配好的钥匙,轻松打开门,走了进去。
  她看到我后,竟有些惊慌失措的后退了两步。
  “啊……这个时候都还是害怕我吗?”我带着平日里温和的笑容,轻声问她。
  “明明你都已经……”我说这句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甚至只做了口型。
  听到这句话,她脸上的无措消失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要出现。”她问。
  她的表情有些严肃,可我却感到好笑。
  “哈,到了现在,星姐你还不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
  “我呢,真的是非常嫉妒啊。”
  “星姐,你的目光,永远都是停留在汉姐身上呢。”
  “为什么不看着我啊。”
  “明明我那么喜欢你。可你却和汉姐在一起了。我的好朋友和我最爱的人,在一起了。”
  “我简直要疯掉了啊。”
  “所以我,做出了疯狂的举措。”
  “但是,真是出乎意料啊。星姐你,就连死掉以后,也要去见她。”
  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在这个世界,是你们两个先遇到的。”
  “那么另一个世界呢?在死者长眠的世界呢?总不会重蹈覆辙了吧。”
  说着,我拿出了藏在长袖里的匕首,那天,她就是死在这把匕首上的。坠楼,只不过是假象而已。
  我握住刀柄,狠狠地向腹部扎去。
  “我听说……死者只能碰到自己生前拥有的东西呢……所以,咳咳……”
  没人能救得了我。
  这半句话我没能说出口,可能是因为我成功捅到了自己的肺部,剧痛,以及嘴边不断溢出的血沫,这些都让我难以张口。
  但我的心情却空前的雀跃。
  我看见她慌张的样子,我知道她想救我,即使我做出了那样过分的事。
  但很可惜,她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突然想起来,以前一起看电视剧时,她曾不屑的说,电视剧里,那些被捅了刀的人,根本说不了那么多话。
  没错啊,电视剧里那么多东西都是骗人的。
  那些皆大欢喜的结局也是骗人的。
  我胡思乱想着,在意识模糊之际,我好像看到,她的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你……哭了吗?
  别担心啊……我马上就会去找你了。
  这次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呢。
  “咳……啊……我爱你啊……”尽我最大的努力,这句话,成功地说了出来。
  “砰——”在彻底晕倒前,我听到有人推开门的声音。

搞事系列三

3【Aug.30th】(星星视角)
  我回到了家里。
  如今的这个结果,真是难以想象啊。我明明……没想过这样的。
  是我的无知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一切都回不去了,而我马上也要离开。
  汉姐一定会很伤心。
  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已经……无路可退了。
  “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用这歌词形容现在的我正合适。
  我漫无目的的在家里翻找着什么东西。实际上,我对现在要做的事已经茫然了,只是觉得一定要回家一趟。
  对了!有个相当重要的东西!
  我突然想了起来。
  我打开书桌下的抽屉,只见一只玻璃手环静静地躺在里面。
  手环上已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这是很久以前,大概是初中的时候,汉姐买给我的,并不值钱,但是很好看,符合小时候的我们的眼光。
  说来好笑。其实这东西,在后来的高中时期,一直被我认为是定情信物来着。然而在我们正式确立了关系以后,这链子就被我淡忘了。
  现在再看,我也不再觉得很好看了。
  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把它擦干净,戴在了手腕上。
  毕竟,老婆送的东西必须珍藏啊(*°∀°)【请不要在意画风突变】
  只是现在,我想她或许不会原谅我了。
  想起昨天她质问我时的情景,她红红的眼眶,让我看了就揪心。
  我想拥抱她,可是我不能。
  我轻叹一声,坐到床上,看着书桌上的相框。
  照片里,三个女孩笑得灿烂。
  那时多好。
  三角形是最稳固的结构,正如我们间的关系。
  但我把它毁了。
  已经被毁掉的东西还能回来吗。
  答案是否定的,即使能够修补,也回不到最初了。更何况是感情这种东西,一旦出现裂痕,就永远刻在记忆里。
  我站起身,走到书桌前,犹豫了一下,把相框倒扣在桌上。
  照片上的女孩子们,从此坠入了无光的阴暗处,不见天日。

搞事系列二

2.【Aug.29th】(汉姐视角)
  今天是第一天。
  清晨五点,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我就已经洗漱好了。
  事实上,在那件事发生后,我就没有闭上眼休息过。
  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身着黑衣,满脸憔悴,眼中已有了不少血丝。
  浑浑噩噩的坐上车,却不知道车要驶向何处,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这可真是不像平时的我。
  车上,有许多跟我一样装扮的人。黑色的身影三五成群的谈论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孩子真是可怜啊,成绩那么好,都上了名校了,怎么会突然……”
  “明明那么年轻,真是可惜了……”
  “听说是坠楼死的呢,不过听说尸检的时候,查出了身上有刀伤。”
  “唉……”
  一路颠簸,可我却毫无反应,如同没有知觉的人偶。
  汽车停了,我从车上下来,看着不远处的教堂,脚下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我走了进去,站在教堂的角落,呆呆地看着那口棺木。
  阿星就站在我右手边,她也穿了一身黑色长裙,外面罩着一件黑色外套。
  她罕见的面无表情,眼神里却隐藏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这与平时的她大相径庭。
  “对不起。”她沉默良久后,终于开口了。
  “我好恨你。”我没有看她。
  她低下头,不做回应。
  “为什么要那么做?”我质问她,“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
  而她却依然沉默着,一言不发。
  “你现在还留下做什么?”我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问道。
  “……我还有些事没完成。”她终于开口了。
  “你打算留几天?”
  “算上今天,四天。”
  “真是薄情。”我一脸讽刺地看着她。
  “……对不起。”她将最开始的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从我身边退开了。
  我明明不想她走的,却说出了这样刻薄的话。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时我们都还年少。
  “汉姐你啊,真是刀子嘴豆腐心。”阿星带着一贯张扬的笑容说。
  “哈?不满意吗?大不了,你可以另找一个啊。”
  “我才不,我早就认定汉姐你是我真爱了,脾气不好又怎样?”她猛地贴过来,握住我的手。
  那只手那样温暖,让我想要牵着走完一生。
  可惜,如今已经是痴人说梦了。
  以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然而从那个身影坠落的时候开始,一切就已经是覆水难收了。

我想搞事,旧文修改重发。赏个脸看看呗。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
( 华中三角 洪妹黑化 完全不恐怖的鬼故事 主要角色死亡)
1.序【Aug.28th】
  橙红色的天空中,血红的残阳缓缓落下,一点点隐匿在群山之后。
  已是日暮时分。
  昏暗的教堂仿佛沉睡般寂静。唯有钟表走动时发出的“ 嘀嗒,嘀嗒 ”的声响。
  身着白衣的少女,黑色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她无声地穿梭在这一片死寂中,如同白衣的鬼魅。
  她径直向前走着,被风吹动的烛火跳跃着,将她的影子照出疯狂的,扭曲的姿态。
  终于,她在告解亭前止住脚步。
  “神父先生,我有罪。”少女的声音略带嘶哑。
  “道出你的罪,由我来倾听。”沉稳的男声回应她。
  “我……”少女咬紧唇,似乎是不知道如何说起的样子。
  “忏悔吧,孩子,主正在聆听。”神父缓和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的好友,她……”少女抽泣起来。“因为我……她逝世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那么做的……可是……”
  “孩子,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少女一下子沉默起来,哭泣的声音也渐渐减弱。
  “对不起,我、我说不出口。”少女为难的说。
  神父耐心劝导着,少女却始终不愿开口。
  天色渐渐变暗,残阳已完全隐匿在山后。
  神父无奈地摇摇头。
  “孩子,等你准备好再来吧。”
  “是……”少女似乎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就在她走到门口时,恍惚间,好像听到教堂中有谁轻叹一声。
  但她没有回头。
  “对不起。”她轻声说。
  纤细的白色身影逐渐融入深色的夜幕中,好像就要被无尽的黑暗吞噬。